第十三节 哥玩的就是信息不对称(1/1)

易龙涛还有些发懵,汪大谦到了这里时刻保持恭谨态度,是因为晁伊晨才是仙聚投资背后的大老板,这点仙聚投资的高层都知道,虽然她只是挂名副总。

但他看到平日里在仙聚投资说一不二、盛气凌人的汪总,居然要向一个入职才半年的临时工道歉认错,这是怎么回事?

若是再多给他一点时间,以他的性格应该醒悟其中必有蹊跷之处。

只是此时,他先是被晁伊晨的一句呵斥觉得很没有面子,那个光头临时工突然站起来约战,要和他打赌。

他把心一横,对视着张自量说:“你想赌什么?”

晁伊晨眼见事态发展,却不急于发表意见了,她平静端坐,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汪大谦瞟见她如此态度,心知此事已经不可挽回,易龙涛这个人,以后不能重用了。

只是回去怎么跟老婆交待,她表弟因为得罪了一名临时工,所以职位被扒了?他不禁大感头痛。

张自量见成功刺激到了易龙涛,心知计谋得逞,接下来就是该把个定时炸弹拔掉了。

他语带轻佻的说:“易总是仙聚投资对外投资部的负责人,想来对股票投资这一块颇有心得吧。

我这个临.时.工(重音)不才,在大学里有过一些股票投资经验,现在想挑战一下你的股票投资本领。

这样,我们以一个月为期限,启动资金20万,不用修仙者手段,玩一场股票投资比赛如何,还请晁处、汪总做个见证。”

易龙涛不顾汪大谦的制止眼色,说:“赌注是什么?”

张自量:“这样,从明天开始,你我双方以一个月后的资金总量计算成绩,并陈述各自的投资分析与投资理念。

易总要是赢了,我自散修为,从海云局辞职。

你位高权重,比我这个临时工地位高的多。我若侥幸胜利,只需你从仙聚投资辞职即可。”

晁伊晨一听张自量要自散修为,正待发言劝阻,却见张自量偏过头来,瞅了她一眼。

这眼神,阻止的意味很强,和她记忆中裁决夫君的眼神有些重合起来,仿佛在说男人的事女人别掺和,她想出口的话一下就被堵了回来。

易龙涛听到这个赌注,觉得并没有什么对自己不利,他可不是一个人,手下有一个团队在运作,怎么可能会比这个菜鸟临时工差?

他郑重的说:“好,我接受你的赌约。回去我就设立一个20万的资金账户,还请晁处、汪总帮忙监督,一个月后再见。”

说完,他就和在一旁没发一言的汪大谦离开了海云局。

回去路上,汪大谦心知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无法挽回,但这个赌注对易龙涛还是蛮有利的。

他向易龙涛详细解释了一下海云局临时工作处到底是个什么性质的部门,里面的员工是什么样的身份......

易龙涛醒悟过来,他这次说话过了界,只是话已经出口覆水难收,大不了以后就待在仙聚投资吧。

其实他本人对于飞升这种虚无缥缈之事不报什么希望,他只想学些仙术,身体强健一些,活的长一点,多泡泡妞而已。

对于这场赌约,他根本就没怎么放在心上,就凭一个只是在大学里炒过股的人,怎么能和他这个海外留学归来的高材生比?

~~~~~~~~~~~~~~~~~~~~

画面切换回晁伊晨办公室,此时的晁伊晨对于张自量刚才制止她的眼神颇有怨念,冷冷的说:

“小张,厉害了啊,这才刚刚踏上修仙路,凭着万灵玉勉强到了炼气三层,你就敢不把我放眼里了,还敢瞪我!”

张自量坐回沙发,摸了摸光头,语气诚恳地说:“晁处,不好意思啊。但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局里好。”

晁伊晨讶异:“哦?你瞪我一眼,还是为了局里好?给我解释清楚了,否则有你好看。”

张自量掰扯:“这个易龙涛,你没觉得他的眼神,很色很猥琐吗。

身为仙聚投资重要部门的负责人,见了您这个大领导都不知道收敛,还不断瞟来瞟去的。

如此好色之人,怎能留在这么重要的位置上,万一将来有敌对势力使用美人计,岂不是要坏了大事!”

晁伊晨好气又好笑,说:“你这是什么理由,就因为别人多看我几眼,就说别人会中美人计坏大事,你不也是经常瞟来瞟去的嘛。”

晁伊晨对自己的相貌是有自知之明的,从小到大不知道承受过多少次眼歼,早就习以为常了。

张自量赶紧澄清:“我对晁处只是欣赏的眼神,不敢掺杂任何欲念的,不信你看我这张诚实的脸。”

说完,他摆了一个小七那样无辜的大饼脸表情,眼睛呆呆的瞅着晁伊晨。

“噗嗤”晁伊晨被他逗笑了,笑着说:“好吧,算你过关。还有,你就这么有把握能赢易龙涛么?

据我所知,他到仙聚投资四年,目前保持着年均25%的复合增长率。

2015年下半年熊市来袭时,他虽然没有成功逃顶,但是操作策略也算不错,避免了不少损失。”

张自量嘴巴一撇,不屑的说:“只是止损得当罢了,我可是2015年熊市来临前夕成功逃顶的人。

晁处,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在投资意识上,是具有神觉的,非常敏锐。

当我想做某项投资时,我能朦胧感应到一些可能会发生的变化,不然我哪能写出运作华天油及后继项目的计划书。

2015年我就是感觉市场不大对劲,及时的撤离了。”

其实这厮是为了在游戏中泡妞缺钱,运气好在熊市来临前退出而已。

只是此时的他,拥有未来5000万年的诸多比较重要事情的记忆,有这种底气。

晁伊晨小嘴一圆:“哦?这么神奇,这也算是一项独特的异能,看来以后仙聚投资那边你得多去走走了。

好了,你去准备吧,只是炒股别耽误了修炼。

赌局别放心上,你即使输了,我也不会同意你散去修为离职的。

哼,谁敢在我的地盘敢动我的人!”

张自量赶紧道谢,想起某事讪讪说:“那个,晁处,能不能借我20万,我来这半年存的钱大部分都寄回家了。”

晁伊晨捂了一下脸,说:“我忘记这事了,你现在已经是修仙者,相应待遇要提高一些了。

这样,你和阿亮他们一样,每个月五块中品灵石,三十块下品灵石。

工资待遇的话每个月底薪20000,你可以拿着我的条子,先去财务处预支十个月的工资。”

她低头写了个条子递了过来,张自量接过问:“华天油的事情,可不可以按照我说的那样操作。”

晁伊晨想了一会,说:“我看了一下,大体思路是对的,细节还需要完善。

我会再和仙聚投资那边商量,到时候具体操作的时候,你不用亲自动手,只要盯着就可以了。”

张自量自信满满的说:“晁处,你就放心吧,我相信自己的...神觉。”

说完,他就向晁伊晨告别,走出了她的办公室。

~~~~~~~~~~~~~

走在去财务处的路上,他回顾了一下记忆中的未来。

虽然裁决仙尊不可能事无巨细全都告诉他,但这未来一个月的记忆,他是很清楚的。

上一次他进阶炼气阶是6月18日,他转正试炼任务是运用10万资金在一个月内获得20%的A股投资收益。

他接到任务的第二天,6月19日就赶上中央忽然出台一项区域经济政策,把深镇与晖州合并组成新的深镇特区。

他在该区域的领头羊股连续五个交易日开盘上涨10%封涨停板后,刀口舔血般在第六个涨停板被打开又封上前,杀了进去,抢了20%收益就跑了,很惊险的完成了转正任务。

这支领头羊涨了九个涨停后,就开始了一波调整......

这次他就不用搞的这么惊险了,可以早早就用大部分资金布局这一只股。

为了避免受人怀疑,再用少量资金布局几只涨幅不大,甚至微跌的股票。

总之,保证吃够这只领头羊股的大段利润,就够了。

毕竟中央的这项区域经济政策,提了很多年,但是一直没有实现。

这则消息来得很突然,市场各方都没有意料到......

哼哼,易龙涛,敢跟哥玩,不知道哥玩的就是信息不对称嘛。

在财务处办好相关手续后,他到银行里在个人资金账户上存入了20万。

由于6月2日是周六,证券公司休息,他等到了周一才银证转账,买了圈好的那几只股票,静静的等待收割了......

(未完待续)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