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节 半年(1/1)

昨天第一天,器械训练只有下午的半个小时,张小胖都已经累的不行。

今天上午的训练长达一个小时,考虑到张小胖的身体承受能力,李寅亮没有给他加多大的练习量,而是在他的身体承受范围之内,最大程度的榨取出每一分力量,效果还是比较显著的。

收藏帝和冰块教练的风格并不一样。冰块时而像春风一样温暖,时而像北风一样肃杀,在张小胖偷懒时他会用小电流刺激。

收藏帝就比较猥琐了,比如说现在:

张小胖正在做深蹲,他缓慢的起,蹲,起,蹲。

收藏帝点燃了一张火符,穿在桃木刀上,并控制着燃烧速度。

在张小胖下蹲时,他一手持刀,一手叉腰,很装逼的把火符放在张小胖的头顶略高的位置,随着他的下蹲一起下行,逼迫他深蹲达到一定的程度才行。

张小胖起立时,他把火符移到张小胖肥硕的臀部下点的位置,随着他的起立一起上行,逼迫他不能半途泄劲。

开始还没事,但终于还是出了点纰漏。

张小胖下蹲慢了点,收藏帝想了一下刚下不久的新番,分了一下心没来得及撤手,可怜的小胖子头发被烧着了,这俩二货......

两人慌忙扑打,张小胖本就不长的中间头发还是被烧掉了一块。

未到中年先谢顶,张小胖不干了,当时就赖在地上不想起来了。

李寅亮又哄又恐吓,最终想了个辙,他先用火系仙术精准的控制着,把自己的头发烧光光。

然后就撺掇着张小胖一起烧成光头,忽悠他说头发在战斗时有时候也会变成弱点,抓头发也是一种PK技能嘞。

于是乎,海云局亮瞎眼的两个大光头就此诞生,晁伊晨为此笑了好多天,就连冰块都忍不住笑了,嗯,笑容蛮阳光的小伙,可惜被冰灵根给坑了......

~~~~~~~~~~~~~~~~~~~~~~~~~~~

对张小胖来说,修炼是枯燥的,疲累的,痛苦的,但感受着自己一天天变强,未来还是充满希望。

有了臭味相投的朋友,有了尽职尽责的教练,有了心仪的女子,张小胖觉得目前的日子蛮好。

逗比们在一起时总能创造出一些欢乐,时光也在缓缓的流逝。

接下来半年,张小胖度过了海云局量、良、亮、晨四个人的圣诞节,自量自伟兄弟两个人的元旦节,还有一家人团聚的春节,祭祀先人的清明节,时间来到了2018年6月1日儿童节,这一天终于到来。

这天早上醒来,张自量就感觉自己身体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

他想起自己昨日评测综合战力时,灵魂评分已经达到13,身体评分9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他吐槽:这个系统都这么先进了,怎么不用小数点呢,害得我最近天天都要看,天天找不痛快,真心坑。

这天上午,他又一次重复了最近每天早上睁开眼都会做的一件事情,进灵魂斗场测评综合战力。

不久,一阵狂笑声响彻了整个1424,“哇哈哈哈哈,10分,哥10分了,哥10分了。”

声音最先传到左四房的李寅亮耳中,他把被子一蒙,吵死了,刚入门的菜鸟而已,哥都已经炼气七层快八层了。

声音传到左二房冰块耳中,已经锤炼完一轮身体,炼气八层快九层的他正准备吃早饭。

听到张小胖的喊叫,冰块轻轻哼了一声“哥是粉了,好,等会就把你打成粉。”今天轮到他陪张小胖特训。

兴奋了一阵,张小胖,不,现在不能叫张小胖该叫张小壮了,他思考:今天要不要继续特训呢?

这家伙的肥肉都练成了腱子肉,现在是一个光头肌肉男,和他当初进灵魂斗场的形象一模一样了。

为了培养他入门,可费了不少药材和人力,是头家猪都早变成野猪了。

最终张小壮决定:还是听听冰块、收藏帝和伊晨的意见吧。

他穿好黑色武道服,走到炼体场,联系了冰块等人后,习惯性的站起了太极桩。

李寅亮居然先到了,一开口就没有好话:“量仔,恭喜了,过了今天你就不再是儿童了,珍惜这最后的儿童节吧。”

张小壮冲他比了个中指,说:“你丫说点好话行不行,你怎么不说过了今天哥就不再是处男呢?”

李寅亮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说:“处男?你的第一次是给了左手还是右手,看你那样子也不像可以左右互搏的尺寸。”

张小壮大怒,男人最忌讳别人说他短小,就要和李寅亮PK尺寸:“走走走,去比比,谁是儿童谁吃翔,哥让你过一个永生难忘的儿童节。”

这时,冰块走过来,对着他说:“哥是粉了,这可是你刚才鬼叫的,等会就把你打成粉。”

收藏帝也附和:“是哦,是哦,有人大清早就喊着是粉是粉,旁边就是擂台,咱们上去练练?”

这时,门开了,被吵了美容觉,心情不爽的晁伊晨穿着一套红色武道服走进来,冷声说道:“谁吵我睡觉,我就把谁打成粉!”

张小壮这才醒悟过来,知道半年前被收藏帝摆了一道,骗他说晁伊晨在偷看他晨练。

人家根本在睡觉好不好,害他一边吭哧吭哧跑,一边还得保持良好的造型,收藏帝,你真是坑队友啊。

不过此时,不是找他麻烦的时候。这三人来者不善啊,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

张小壮突然蹲下:“哎哟,小七弄了啥过期食品当早餐,我肚子痛,不行了,我得去蹲个马步,马上就来。”

三人刷的一动,呈品字型把他包夹在中间,收藏帝很快揭穿了他:“你晨练完才吃早餐的,这是想去哪啊。”

冰块只是呵呵一笑。晁伊晨负手挡在正前方,说:“今天我们来呢,是给你过儿童节的,顺便搞一个幼儿园毕业典礼。

半年前,我说过,能在我手上过三招,你就可以修炼《长生诀》了,现在就来试试吧。”

冰块和收藏帝两人靠近一架,把张小壮送上了小擂台,晁伊晨负手施施然走到他对面,冲他招了招手:“来吧。”

张小胖无奈,早知道是这么个结果就不把他们招来了,我自己偷偷练下《长生诀》,进阶炼气了就没这个事了。

我真是作死啊,臭显摆啥啊,伊晨大魔王可是一招就放倒冰块的主,这怎么打啊!

张小壮不敢主动进攻,摆了个防御的架子,哥硬挡不信撑不过你三招。

晁伊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他一下,说:“胆小鬼,你不过来我来了。”

张小壮被这语言一激,立马炸了毛:不能被女人瞧不起,否则以后没机会追求了。

他鼓足了勇气,“呔,看招。”他逼近晁伊晨,左足在前,右足在后,以弓箭步向前一冲,右手一记形意钻拳对着晁伊晨钻过去。

这半年来,他学了形意十二形的掌法,在入了一点门后,又学了形意的劈崩钻炮横五母拳,现在打起来还算有模有样。

晁伊晨赞许的看了他一眼,还算勇气可嘉。可是力量不够集中,钻的意味不足,半年练成这样勉强算你过关吧。

她半马步左臂一格,右手一炸,一记炮拳轰向张小壮。

张小壮不敢揽其锋芒,向后一个撤步。晁伊晨收回拳头并未追击。

张小壮鼓足勇气,左足一滑,右足一跟,右手一记崩拳打向晁伊晨腰肋。

晁伊晨左手向下一刷,把他的拳头打偏,右手一记劈掌打向他头部。

张小壮又是后撤,晁伊晨依然未曾追击,但眼中已有失望神色。

张小壮福至心灵:我明白了。

他依然是打出一记崩拳,晁伊晨继续刚才的动作,一记劈掌打来,他这回微退半步,左手隔开劈掌,右手一记炮拳轰了过去。

晁伊晨身体一侧避开炮拳,左手一记横拳击向他的胸肋。

张小壮右臂格开横拳,左拳变掌劈向晁伊晨面门。

晁伊晨轻松挡开,就这样双方又过了几招,晁伊晨轻轻一把推开他,说:

“停。可以了,力量收发还不够自如,不够圆润,招法切换非常生硬,要多加练习,算你过关吧。”

说完负手向后,看了冰块与收藏帝两眼,点了下头,跳下擂台,走出门去。

......

(未完待续)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