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节 新人报到(1/1)

昨夜,2017年的第一场雪落了下来。

张自量从睡梦中醒来,一看时间8点了,赶紧穿衣洗漱,外面已经是白茫茫一片。

10分钟搞定后,他捡起门口地上一堆从门缝中塞入的小卡片。

他瞄了两眼,随手丢入垃圾桶,嘟囔一句“没新意,还是一样的”就出了门。

他哈哈气,搓搓手,戴上了羽绒服帽子,在楼下早点摊随便抓了点吃的。

边吃边进了不远处的地铁站,挤上了他想象中那开往春天的地铁。

“伊晨,你就是我的春天。”张小胖心中默念。

他住的地方距离金盛大厦有大约半小时的地铁路程,是一个类似于国产凌凌漆中,星爷住的丽晶大宾馆那样的便宜小旅社。

虽然没有如花那样的本地货,但每天那门下塞入的小卡片是一波又一波,撩拨着张小胖同学那不安分的处男心思。

有涩心无涩胆的张小胖同学,囊中羞涩,住在小宾馆小单人房内为了防止诸如:

“先生,要加床被子吗?”之类的骚扰电话,他入住时就拔掉了电话线。

但他住的这几晚都支楞着耳朵听着旁边房间的动静。

房间隔音并不好,他一边听着朦朦胧胧传来的一些声音,脑补着各种场景,一边翻看门缝下塞入的小卡片,吐着槽:

这么明显的虚假宣传,比《后会无时》里王落丹的那种业界良心差远了。

这不是龙泽萝莉番号MAS-087的宣传图吗?

居然还有洋妞服务,果然是国际大都会,但是这宣传图是萨莎·格蕾啊,这小卡片PS痕迹也太假了吧。

猥琐的张小胖,他没有机电学院收藏帝那样的海量收藏,但是在男同学中他除了补神之名外,还有一评价就是“补神藏品,必为精品”。

他的收藏只有几百G,但文件夹分门别类非常仔细,分为日韩华欧米等,然后每位他收藏的职业人物都建立了一个专门文件夹。

每个人物都带有简单介绍,如生辰,出道时间,作品番号,作品类型等信息,再加上他对颜值、身材、皮肤、声音等的综合评分。

一般综合评分在80以下的,小胖是不要的,哥走的是精品路线。

曾经有一位班上同学,自诩为收藏土豪,但是看了胖子的收藏后,当场就给跪了。

他狂呼自量哥实乃收藏贵族,请收下我的膝盖,从此“补神藏品,必为精品”的评价不胫而走。

此时的小胖在人从众里艰难的举着手机,看着胡润榜:“张远东,张爷挺住了,前十里就你一个为咱们张家长脸的了,去年你还是第九,今年跌了一位,挺住啊!”

然后又翻了翻福布斯全球榜:“唉,华国三大姓姓张的有几亿人,福布斯前一百里一个咱们姓张的都没有,只能等着哥去填补这个空白了。”吊丝张继续幻想着。

8时50分,张自量出了地铁站,又一次踏入了距离地铁站不远的金盛大厦A座,开始了他跨入职场临时工的第一天……

他仍然顺着原路七扭八拐的进入了14层的仙筹会海云局内,路上边走边想着这办公地点的奇特之处:

“如果我坐电梯到十五层,下一层楼梯是不是就是14层呢?”

然后他注意了一下这14层的格局,惊讶地发现居然没有安全通道的标识,也没有楼梯,就只有一座电梯通往外界。

“也许这就是修仙之人的手段吧,停电了咋办,都飞出去么,集体赴天台跳楼的画面太美不敢看啊。”他不由恶意的猜测着。

感受到进入了办公区中央空调带来的温暖,看着眼前繁忙的办公场景,他忽然觉得有些诡异。

眼前这些人只顾自己忙自己的,对于他的到来都显得习以为常。

没有几个人对他予以太多的关注,偶尔有人瞟他一眼就移开了目光,继续忙着事情。

他走到前台,对着低头做事的季莳悦说:“早上好,又见面了。”

季妹纸抬头看了他一眼,仿佛认出了他来,微笑说了一声:

“早上好,晁处在办公室等你,快去吧。”然后就不管不顾继续低头做事了。

“终于看到一个活的,不然感觉自己来到了惊悚片现场,这些人会不会变成什么怪兽扑向我。”

张自量放下了心中的奇思妙想,走到1408,敲了敲门,路过1404时他还回想了那一段奇怪的面试:

其他几个面试官到底是什么人,搞得这么神秘?

“请进。”晁伊晨的美妙声音传来,张自量收摄了心神,走了进去。

晁伊晨今天依然是一副OL的打扮,头发盘起,架了一副黑框眼镜。

她穿着黑色职业套装套裙,白衬衫,黑色丝袜遮住了嫩白大长腿。

但是黑丝OL的诱惑依然让张自量心思开始活泛,几乎不能自已:伊晨怎么穿都漂亮,越看越喜欢啊。

晁伊晨站在那副《国产凌凌漆》的画前,先对着他打了一个招呼,示意他坐下。

然后给他泡了一杯茶,回到自己座位端起一个黑白条纹的水杯抿了一口水,说:

“小张,在你入职前,我先要跟你说清楚一些事情。

要进入海云局内部,首先你得通过灵根测试。

若通过就可以告诉你更多的事情及你的工作职责、待遇等,否则你这两天的记忆会被更改或消除。

作为补偿,我会安排你进入十五层的仙聚投资,从最底层一般员工做起,你能不能接受?

张自量先是心中吐槽:“小张?是不是接着吩咐我来份烤鱼呢?

看你那样子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嘛,御姐系,OL系我都喜欢。”

当听到没有灵根将消除记忆的话,他心中又有些紧张:

哥有万灵玉啊,良禽择木而栖,良玉择主而息。

像这么吊炸天的东西,肯定是因为哥是绝世高手才会跟着我的,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出现那种情况。

“能接受,怎么测灵根?”张自量问。

“跟我来,我们去1420。”晁伊晨答,没有多余的废话。

张自量尾行,不是,是尾随着晁伊晨走入了1420。

一路上,他故意落后一些位置,偷偷瞄着晁伊晨的背影,直觉她走起路来如风摆柳,优美高雅。

“哼,这涩小胖,要不要再给他个教训呢?”晁伊晨早就敏锐的感应到了后面那不安分的眼压。

这个房间蛮大,有四台像科幻影视中的单人太空舱一般的机器,还有一个主控台。

晁伊晨示意张自量躺进一台机器,然后她走到主控台前的位置坐下,启动了机器。

只见她面带促狭的微笑,将机器功率调大了一些,里面传来小胖子杀猪般的惨叫......

此章加到书签